吾乃死扛本体

【整理】女性主义创作者的自我修养

巨石荒原:

一、分析虚构作品的测试和理论





贝克德尔测试(Bechdel tes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echdel_test)


虚构作品中有两个有姓名的女性角色,她们谈论了与男性无关的事。


1)Two named female characters


2)who talk to each other


3)about something other than a man



最早和知名度最高的一个,也算是最简洁精巧的一个。


“至少两个角色”要求女性的席位,“互相交谈”要求她们有自我表达的能力(大多数时候都是要求她们实际谈论了某件事,与情节发展无关的打招呼等无意义对话不算数),“该谈话无关男性”要求作品中有离开男性和异性恋社会也能存在的话语空间(哪怕是一瞬间)。


电影是与资本关系最密切的创作,也可以理解成造价最昂贵的创作形式(也许游戏可与之一战?),而商业化的漫画、小说等需要尽可能创作能吸引受众的东西,在篇幅精力有限和造价高昂的前提下,哪些内容值得表现会有着精细的取舍,创作者的取舍标准就因此能得到最清晰的展现。贝克德尔测试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体现出的就是对于创作者而言,女性角色和她们之间的关系是否有被讲述的价值。


同时贝克德尔测试能反映的另一个现象是女性之间关系的污名化。在影视作品和日常生活中有太多“女人之间没有真正的友情”这样的说法,惺惺相惜肝胆相照这类的感情是专属男性之间的,女人之间的感情联系就只会有两种情况:关于男人的敌对(情敌/婆媳)或者关于男人的盟友(助攻/情感顾问)。


贝克德尔测试有着缺陷和局限,但它提供的思路也引导了更多的测试和理论。





森真子测试(Mako Mori test):


(http://www.dailydot.com/fandom/mako-mori-test-bechdel-pacific-rim/)


该测试在电影环太平洋上映后由Tumblr用户chaila提出,标准是女性角色是否有一条自己的不是为了支撑男性角色的故事的叙事线。这个测试是用环太平洋的女主角Mako Mori的名字命名的,虽然环太平洋中只有这一名女性角色,但是她自己有独立于男性角色的完整叙事线,该测试是对贝克德尔测试的一个补充。



贝克德尔测试的维基百科页面上,环太平洋就是未通过测试的靶子之一,但是森真子的形象即使在比较苛刻的女权主义者中也很受欢迎,作为补充,粉丝提出了这个测试。毕竟民间讨论,反对的声音也是有的,“虽然我也很喜欢环太平洋和森真子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就是sucks不要试图洗地了”什么的。


我认为森真子测试独到的地方在于它要求女性角色有一个叙事线(narrative arc)。


能打能抗有魅力的女性角色很多,森真子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有一条弧线,而不是一个点。在环太这个烧钱的大制作里,银幕上展现出了她的童年创伤、成长环境和个人动机,在影片中她戏份的终点也是自我完成而不是服务于罗利的自我完成(虽然顺便谈了个恋爱)。


这中间的区别差不多是NPC和玩家的区别,没有个人叙事线的话,塑造得再独立有个性也只是个NPC,比如盗梦空间里的阿丽阿德妮,我艾伦女神演得那么可爱那么有魅力,但她仍然只是个NPC。问题来了,照这么说盗梦空间里同样可爱的亚瑟小哥也是个NPC,是的。但是森真子测试不是测试女性是不是NPC,而是该作品中有没有不是NPC的女性角色。


同时我觉得这个“叙事线”必须要基于作品本身说话,用设定和衍生作品来凑数是耍流氓,理由一方面是上一个条目提到的“在有限篇幅中什么值得叙述”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本体的受众面比衍生大多了,而受众里会去了解设定的更少。比如说星战老三部的莱娅,要结合官方小说和动画才算是有自己的叙事线,但在老三部里其实一直都只是其他男性角色的行为动机或者目标。





性感台灯测试(Sexy Lamp Test):


(http://sequart.org/magazine/34150/the-bechdel-test-and-a-sexy-lamp-detecting-gender-bias-and-stereotypes-in-mainstream-comics/)


如果把作品里的女性角色用一只性感的台灯替换掉,故事主线还基本上行得通,那么你可能得重新起稿了。



这个依然是为了补充贝克德尔测试而产生的,sexy lamp其实和花瓶差不多意思。提出者Kelly Sue DeConnick自己就是创作超级英雄漫画的漫画家,这个测试主要也是应用于超级英雄漫画。


她认为贝克德尔测试对于女性刻板印象作用不佳,比如超级英雄漫画中把女性塑造成漂亮(fuckable)花瓶的悠久历史,所有有了这个测试。


针对刻板印象,Kelly阿姨的访谈里有几句话我一定要贴出来:


回应“我们平等地用刻板印象塑造男性和女性”:



这纯属放屁!要是(漫画里)理想化的男性体型按照女性理想化体型的塑造方式来的话,他们得穿紧贴着半勃丁丁的丁字裤好吗?



回应“有些超级英雄漫画本来就不是给女孩子看的”:



是的,的确有不面向女性的漫画类型,因为在其中女性被贬低和夺去人的尊严。我也许会说不要把它们给你的女儿看,但更要说的是不要给你的儿子看。



所以什么时候才能不让女孩子们穿着吊带袜三角裤去拯救世界呢……





斯芬克斯测试(Sphinx test):


(贝克德尔测试的衍生测试)


该测试考量女性与其他角色的相互影响,以及她们在互动的行为中多大程度上起作用、她们在多大程度上是主动采取行动而非对行动做出反应,还有是否她们的形象是顺应刻板印象的。这个测试是被构想出来“鼓励剧作者们思考如何为女性写出更好的角色”。



这个测试被称为“戏剧界的贝克德尔测试”,有一家叫斯芬克斯的喜剧公司提出。它不像前面几个测试由简明的点构成,但其实也是四个核心:作用、主动或被动、反刻板印象和互动性。


这个不怎么看戏剧不敢乱讲……





蓝妹妹原则(Smurfette Princip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murfette_Principle)


蓝妹妹原则表述的是在男性占主导的叙事模式中,女性的存在是例外的,并且仅在关于男性时才是存在的。它展示了现实中占世界一半人口的女性在虚构作品中的缺席。



Smurfette是动画片蓝精灵里唯一的那个女性蓝精灵的名字,指代影视作品里男人堆里由刻板印象塑造的唯一的女性。


原文里使用的例子是黑寡妇,维基百科页面上的例子里有星战的莱娅(那些年中枪成筛子的星战),盗梦空间里的阿丽阿德妮等等等等。      


 



冰箱里的女人(Women in Refrigerator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men_in_Refrigerators)


WiR是一个创立自1999年的网站,用来收集超级英雄漫画里单纯为了服务于情节发展而被伤害、杀死或者剥夺能力的女性名单,分析为什么这种服务情节的方式极大程度上更多地被用到女性角色身上。


该名词来源于1994年的一期《绿灯侠》,主角回到家发现他的女朋友被杀死并塞在冰箱里。



WiR的创建者Gail Simone和前面的Kelly阿姨一样是超级英雄漫画作者和超英漫画女权推动者。


反对意见说为了推动情节死掉的男性角色也很多,但一方面比例上来说女性角色多得多,另一方面女性角色(即使是有强大力量的女性)通常就是直接被发现死亡、受到单方面虐待甚至被虐杀或者遭逢突然的意外,而男性角色在同样的作用当中经常会有反抗的篇幅。比如《守望者》里笑匠的死是为了让罗夏的故事展开,但影片花了五分多钟的镜头来表现这个,而之后Silhouette的死亡呈现在镜头里的却只有死得很好看(?)的尸体了。


不过虽然WiR的维基百科是像上面那么说的,但是Gail阿姨在网站首页说的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讨论被塞到冰箱里的死人很好玩呢……”而且名单也有点微妙,黑化、衰老和残疾的也被列进去了,呃,和说好的好像不太一样……?






二、为什么虚构创作要被道德审查?


《一个国家的诞生》导演和编剧是强奸犯,国内的大家里多的是乡土沙猪,作品中的道德关系和作者的个人道德和作品优劣毫无关系。


这些条条框框太多,看起来有一种吹毛求疵的感觉,但实际上求的不过是女性角色被当做“人”来写而已。借用WiR网站首页的话来说,这些绝对不是为了攻击和批判某个个人或者作品,只是展现一种趋势。


顺应商业化顺应大众期待,都不过是懒。《Mad Max4: Fury Road》里的每一个女性角色,POI的卡特、根和肖甚至Control,星战7的Rey和要上映的侠盗一号的Jyn,观众愿意看并且想看作为“人”的女性角色。


真正看得到女性的独立人格的创作者不会创造花瓶,沙文猪就算压着政治正确的条条来写也藏不住内心。那天和阿文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说,创作不应该跟着政治正确,但应该跟着良心,而良心是需要被塑造的。





作家必须相信他写的东西。


你创造的每一个故事都在向观众说:“我相信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我相信,我们并没有责任疗救社会的弊端,恢复对人性的信心,振奋社会的精神,甚或表达我们的本质。我们只有一个责任:讲真话或日揭示真理。




每一个有效的故事都会向我们传送一个负荷着价值的思想,实际上是将这一思想楔人我们的心灵,使我们不得不相信。事实上,一个故事的说服力是那样地强大,即使我们发现它在道德上令人反感,我们也可能会相信它的意义。




——罗伯特.麦基 《故事》






这样的性别歧视,在儿童文化中同时扭曲着男孩与女孩。小女孩们一边通过男孩角色来过滤她们的梦想和抱负,一边羡慕着公主的漂亮衣服。拥有更多特权和更勇敢的女孩可以梦想着在男性的世界里成为杰出的女性——“蓝妹妹”,而其他人被教导要接受更普遍的命运。至于男孩们,他们很少遇到男性只是边缘角色的故事,于是学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女孩们没那么重要。


——Spencer Kornhaber


《蓝妹妹和黑寡妇的困惑:男人堆里唯一的女性,就得是荡妇吗?》 






我很乐意让人们(对漫威有更多女性角色)感到不舒服,这样我女儿就不用过得不舒服了。


——Kelly Sue DeConnick






因为我们讲故事时,我们讲的不是一个个独立的故事。这是他们的故事,你们的故事,我们的故事。我们共同存在,这一切同时发生。这也许很混乱、很复杂,也往往很凄惨、很可怕,但忽略半个地球的人口,假装女人只能围绕在男人身边、作为他们的配角存在,这样的抹杀不是个人行为,而是政治行为。
用男人、英雄以及他们的“女人、牲口和奴隶”填满这个世界,是一个政治举动。你刻意选择抹杀半个世界。
作为讲故事的人,我们有更多更有趣的选择。


——Kameron Hurley 《挑战女人、牲口和奴隶的传统叙事》  





ps:


1.女权主义、女性主义都是feminism,标题之所以用了“女性主义”,是因为这篇重点在于意识和认同,而不是争取权利。


2.估计也没人会看到这里……我就当做英语阅读自嗨吧……




参考文章:


挑战”女人,牲口及奴隶“的传统叙事 


原作者: Kameron Hurley   译者: 毛希


https://www.douban.com/note/415167315/


你作品中的女性角色是否能通过这些测试?


作者:豆瓣 FluorineSpark


https://www.douban.com/note/572239070/?type=like


蓝妹妹和黑寡妇的困惑:男人堆里唯一的女性,就得是荡妇吗? 


作者:Spencer Kornhaber  编译:果壳 Amaranth


http://www.guokr.com/article/44027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page=3


套路vs女性 第二集:冰箱里的女人(视频)


http://weibo.com/5661973661/E4faB7tnX?from=page_100505566197366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Women in Refrigerator网站:http://lby3.com/wir/women.html


Theatre gets its own Bechdel Test


记者:Georgia Snow


https://www.thestage.co.uk/news/2015/theatre-gets-its-own-bechdel-test/


The Bechdel Test and a Sexy Lamp:Detecting Gender Bias and Stereotypes in Mainstream Comics   作者: Forrest Helvie


http://sequart.org/magazine/34150/the-bechdel-test-and-a-sexy-lamp-detecting-gender-bias-and-stereotypes-in-mainstream-comics/


The Mako Mori Test: 'Pacific Rim' inspires a Bechdel Test alternative 作者:Aja Romano  


http://www.dailydot.com/fandom/mako-mori-test-bechdel-pacific-rim/





海棠公寓up主日常09 鹿神的黑色星期五(1)

难得清闲的夏日,对于鹿神来说必须是宅在家里享受空调句芒(?)和Wi-Fi的日子。
但是生活总是处处充满了意外。
为什么快递会送到离自己家完全是半个城市之远的地方?听着电话那头疑似菜市场的声音,鹿神拼命忍住了把手机甩对方一脸的冲动,然后努力平心静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请问你们可以联系一下快递小哥,让他送到这边来吗?”
答曰:不行,要不你过来?
拒绝得这么爽快也是没谁了。鹿神一边默默吐槽着一边从卧室出来,等我拿到快递一定要点名投诉那个快递小哥!还有那个菜市场的等我糊你一脸假酒!
刚刚睡醒的赤松子从卧室呈游离状飘了出来,在看到鹿神的那一瞬间突然醒了。竟然在这种天气出门!赤松子不禁感叹了一下鹿神是不是神经坏掉了,顺带大力赞扬他这种不作就不会死的精神,问道:“你……有事?”
“我没事。”鹿神一脸严肃的坐在地上系着鞋带,恶狠狠地系了几个死扣。
赤松子赶紧蹲下来给他解开,继续一脸忧愁地看着他:“句芒今天没在家里你就癫成这个样子,你说说你是不是假酒喝多了。”
“我没喝多,还有你今天最好别和我提句芒。”鹿神表示他不想说话。
提到句芒他就来气啊!约好了今天要去看展子,一大早的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连电话也不接!好不容易打通了他居然说一句“我这边吵听不清楚,等会回给你”,这个等会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鹿神表示他一周的怨气积蓄起来都没有今天这么多,连把面前的赤松子搓扁揉圆的心情都没有。
赤松子觉得鹿神今天明显不对劲,这么冷静话少的鹿神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鹿神!但是听他的话里好像是和句芒起了矛盾,想调解却又不了解事情经过,于是本着难得关心鹿神一次的心态问道:“要我陪你出去吗?”
“不用。”鹿神回绝了赤松子,十分高冷地甩上了门,在其影响之下来自门口的一阵热风仿佛瞬间由北极刮来还自带冰冻效果,成功地让赤松子僵在了原地。
鹿神居然拒绝了把他一并晒黑的大好机会?!
愣了十秒钟,赤松子马上抓起旁边的手机联系句芒,不出意料地没人接。
完了。
.
好热。
好明艳的太阳。
真是烈日如火啊。
鹿神出现在阳光下的第一秒,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天出门。按照鹿神正常的思维应该想:回去之后一定会黑不少然后被松子强制性擦护肤水,说不定还会拍一张对比照po到微博上,心塞。
但是现在没有任何事能让鹿神打起精神来,以往出门总忘不了直播的他此刻也没了心情。鹿神默默避开经过的一辆自行车,到屋檐下继续走。
终于走到地铁站,不巧正好赶上早高峰。被人群推搡着,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心火此刻又有点想要爆发的趋势。如果有谁看到他,一定会惊讶是什么原因让他脸色差成这样,一张娃娃脸铁青。
下意识想要给句芒发个短信,却想起早晨被忽略的事,鹿神一咬牙就又把手机塞回包里。今天出门背的包松松垮垮的,总是往下掉,鹿神耸耸肩包带仍是坚定不移地滑了下来。
等我回去就毁掉这个背包。鹿神在被汹涌的人群挤进地铁的前一秒这样想,下一秒他就直接被挤到窒息,像一条咸鱼。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想坐地铁了!
地铁开动了,车厢里的气温并没有比外面低多少。